谡可不是这么个想法此时在心里他想着自己这四

作者: admin 分类: 0149王中王彩霸王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8:09
 
    马谡一听,心说果然如此,真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啊。要不咱们两人是亲xiongdi呢,你是我亲四哥,我是你亲五弟啊,这不连想法都一样儿吗。
 
    “四哥果然是如此想法,这和小弟倒是相同啊!”――
 
    而马良一笑,他就知道,自己小弟是这么个想法。
 
    于是便说道:“好,果然,你我xiongdi都是相同想法,看来此事是大有可为啊!”
 
    马谡说道:“可不是,四哥之言甚是,不知四哥为何如此选择?要知道,如今无论是他曹孟德,还是孙伯符、刘玄德,他们己方联合,可却不会让天下任何人小看啊!”
 
    马良闻言一笑,然后对马谡说道:“小弟这却是明知故问啊,难道说小弟还不明白zhègè?”
 
    马谡一听,然后两人是相视大笑,可不是吗,那些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啊,要说联合在一起的人马,虽说兖州军和孙刘联军还是不一样儿的,可终究还不是联合,要一起进攻吗。所以这问题肯定也是要有的,也许还得不少。所以看似是有利,有优势,实在是暗藏了不少问题啊,要是能解决得好,那么当然是好事儿,可要是反过来的话,那可jiushi大/麻烦了。
 
    所以zhègè确实是很考验曹操他们三方,当然有些东西,也不是说他们想如何就一定会如何的,zhègè是肯定的――
 
    马谡这回可真是放心多了,毕竟自己四哥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儿,那么自己的顾虑可不就打消了吗。他可真是不希望因为这点儿事儿,就和自己四哥如何如何,这是肯定不会去做的。
 
    但是说实话,要真是产生了分歧什么的,你要是让自己什么都不说,那也肯定不是自己的性格jiushi了。所以虽说就算是有所分歧,自己也会是说出来自己的一些想法,但却绝对不会去说服自己四哥,一定要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如何如何的,这是肯定不会的jiushi了。
 
    马谡此时则问道:“不知四哥如今的dǎsuàn,具体要如何实施?”
 
    马良一笑,“自然是要去江夏走一趟了,只是如今三位哥哥却都还未归,所以家中的大小事务,却是要麻烦五弟照看了!”
 
    马谡一听,心说果然是如此啊。说实话,他是多么想说,自己也跟着去啊。可是这话真说不出来,不说别的,自己这四哥一走,家里的事儿归谁管,自己肯定不能再离开jiushi了――
 
    要说此时马谡的心里,确实是有些不平衡,zhègè是肯定的。不过他也不是一点儿都不能理解自己的四哥,怎么说呢,虽说他也认为,自己留守在宜城,可以说是大材小用了。jiushi吗,家里虽然是琐事不少,可哪一件事儿是能难住自己的,是从来都没有什么挑战啊。要自己的话,还是希望去江夏,去见见马孟起还有他帐下的那些文臣武将,看看他们都是何人物。
 
    不过自己也明白自己四哥的意思,要说去江夏,其实有自己四哥,也真是足够了。加自己的话,也不过jiushi锦上添花吧,如此而已。但是此时的宜城家中,却是少不了自己坐镇,所以肯定得留守一个人才行。那么三个哥哥都没回来,自己四哥又要离开,所以不剩下自己看家,还能是谁了。
 
    所以虽说马谡心里是有些不甘,zhègè没错,可是他确实也并不是说是那种看不开的人。对他来说,机会也不是就怎么一次,然后以后就再也没有了,这肯定是不可能的。只是如今自己四哥出马罢了,而以后也一样儿是有自己出马的时候,不是吗――
 
    马谡回道:“如此,就依四哥之言,家中事务,一切都包在小弟身上,还请四哥放心便是!”
 
    马良一看马谡的态度,他当然也知道自己zhègè小弟的一些心思,不过看他转变得这么快,他心里也是很gāoxing的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他说道:“好,有五弟在,为兄当然是放心了!hāhā哈!”
 
    自己这小弟的本事,自己还不知道吗,家中那些事儿对他来说,真jiushi小菜一碟啊,如此而已,还能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而且只要有他在,可以说自己是什么都放心,还是那话,在有些方面上,自己xiongdi四人,可是不如zhègè小弟啊,zhègè是一点儿都没错的。
 
    马谡点了点头,然后是挺胸抬头,看着自己四哥,那意思一切就都交给我了,那是什么都没有问题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十三章 马良奔赴江夏郡
 
    看着自己这个五弟,此时此刻的样子,马良是怜爱地对他一笑,而兄长对兄弟的关爱之情,是尽在笑容中,也确实是能看得出来很多啊。
 
    把一切都交待好了之后,马良自认为是该嘱托的都已经和自己这个五弟说好了,他也算是放心了。等到了第二日上午,辰时刚过,马良便离开了宜城,踏上了去江夏的路。至于他的五弟马谡,是亲自把他给送出了宜城城门口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马谡说道:“四哥,一路顺风,多保重!早日归来,小弟在家中等你的好消息,估计那个时候,大哥二哥还有三个也都该回了吧!”
 
    虽说嘴上是这么说的,可在心里,马谡可不是这么个想法。此时在心里,他想着,自己这四哥总算是走了,走了,出远门了,简直是太好了!抛开去江夏和马商谈什么马谡不管,就说马良终于是离开了宜城,可以说马谡的心里,那可真是,高兴得不得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马谡都是宜城马家最小的老五,虽说马良他们兄弟四哥,当兄长的,确实是足够宠爱马谡这个小弟。但是说实话,同样儿,就是之前所说的那样儿,除了马良之外,马家老大老二和老三,那对马谡可以说是相当严格严厉了,可惜就这样儿。也是没能把马谡给教导成像他们所想的那个方向去展。
 
    就算是马良,相比之下吧,他倒不是想他那三个哥哥那样儿。对马谡特别严厉,不过马谡也还是认为,自己这四哥管自己的不少。所以这时候四个哥哥都不在家了,也就是他自己当家做主的时候了。别看马谡都已经十二岁了,可是他还真就没当家作主过,也可以说,从来都是被管着。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至少要有个哥哥管着他。
 
    可如今因为事情的紧迫,所以马良是必须去江夏。结果马谡他便解放了。而且他心里也真是感谢曹操他们,要是没有他们兵进荆州,自己可能还没有这么自由的时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良对自己这个五弟一笑,然后说道:“五弟。你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不错。可到底心里是如何想法,为兄却是不得而知了。不过你自己心里清楚,呵呵,算了,为兄走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
 
    马良多少他都是了解自己这个五弟的,所以最后还是敲打敲打了他一次。说实话,马良不认为宜城会出现什么变故。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虽说以前家中都有人,没有单独留下过马谡一人。不过这小子如今都十二岁了,所以也其实可以说,确实是能挑大梁了,而且自己对他还是放心的。
 
    马谡当然是不可能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,所以也只能是对马良说道:“四哥你就放心吧,也许你今日离开了宜城,明日三位哥哥就都回来了呢,这可都没准的事儿,不是吗?”
 
    马良冷哼了一声,“哼,说得倒好,可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。行了,不多说了,我走了,你自己好好的吧,我倒是希望大哥二哥还有三个能早点儿回来,那样儿我就更放心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马谡闻言却是没有多说,只是对着自己四哥笑了笑,不过心里却说,大哥二哥三哥回来?等着吧,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反正我是不知道,而看四哥你,也肯定是不知道了。
 
    不过想来一时半会儿,却一定是回不来就是了。所以如今四哥你都要离开了,这家里可就是我一人儿说得算了,没有人再管我,再约束我,就算我跑了,也没人管了,哈哈哈。我马谡可算是自由了,自由了!
 
    就看马谡心里所想的,就不难知道,平时他可真是受到自己那四个哥哥的压迫不小啊,至少在他来看,就是这样儿的。而此时此刻,只要马良一离开,他就算是暂时自由了,所以心里是难免激动。不管怎么说,马谡如今才十二岁而已,少年罢了,所以虽说不是孩子,却也没少了孩子的天性。
 
   
    说完,又是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便转身回府了。对马谡来说,自己四哥马良此去江夏,必然是能成功搭上马凉州军这条线,所以自己当然是不会对他担忧什么。要说自己所忧虑的,无非就是最后荆州到底是谁能占到最大的便宜。可以说这个也不单单是自己所最为关心关注的,应该说是很多很多人都关心关注的东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说句实在话,自己确实是并不看好曹孟德兖州军,也不看好他孙伯符和刘玄德的孙刘联军,唯独自己是看好马孟起的凉州军。至于说最后的结果,到底如何,那么就拭目以待吧,相信不会很久了,战事当会结束,到时荆州归属情况,自然会见分晓。
 
    马良离开了宜城,去往江夏,而马谡则是轻松了,自由了。虽说他依旧还是关注关心着荆州的局势,不过却也改变不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。自己四个哥哥都不在,可以说是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样儿的情况,所以马谡的心情,确实是好得不行。
 
    在马良奔赴江夏的时候,此时的江夏,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,联合的人马此时已经是来到了安6城外,三人命大军扎营,休息过后,明日便准备大举进攻安6城。
 
    如今安6的守将,还是马的亲戚,不过不是马岱,马岱此时还在长沙,是糜贞的二哥糜芳糜子方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实话,糜芳的本事,马还能不清楚吗,可他还依旧是让他守城,自然是信任他。至于说城池丢了还是说守住,对他来讲,确实并不是说那么重要。所以既然是能让糜芳觉得自己这个妹夫重视他,信任他,那么一切其实都是值得的。毕竟就算不看其他人的面子,也得看自己妻子糜贞的面子。
 
    和糜贞在一起那么多年了,可以说都是老夫老妻了。不过自己这个妻子,在自己面前,基本是从来都不提什么要求,但是自己还不清楚吗,所以对于他的大哥二哥,能照顾一下,当然还是要多加照顾的,毕竟这都是实在亲戚,这个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而对马来说,尤其是如今的马,还有凉州军,可以说并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了,更多的,是要着眼全局才行。至少如今的马,是这么个想法,与其说在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猛烈进攻之下,守住城池,倒不如是想办法出主意,歼灭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少比起前者来说,无论是马也好,还是说凉州军众将也罢,当然都是更希望后者了。
 
    所以说如今守城肯定不是最终目的,而最终目的当然就是能大胜兖州军和孙刘联军,虽说不可能把他们歼灭,可却也绝对是要让他们大败才行,而这就是马他们最最希望的。
 
    因此,云杜城,马让高沛和邓贤不用去死守,实在是抵挡不住,直接弃城就可以了。而同样儿,对于安6,他也是给糜芳去信了,和给高沛还有邓贤两人的信,内容都是大同小异的。都是,实在是抵挡不住,就直接带兵撤退,没有什么大不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十四章 联军抵达安陆城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